盒子里的期待——透视盲盒消费

新华社广州12月25日电(记者刘劼 陆浩 李悦)“90后”庄楚娴在大四那年收获了第一个盲盒——Sonny Angel动物系列的一只小羊玩偶,此后她不断期待着更多玩偶的到来。五年里,她共收集了30多个不同系列、造型各异的玩偶。

“我把这些玩具错落有致地摆放在书桌和窗台上,感觉找回了童心。”庄楚娴说,她会随身携带着那只小羊玩偶,不管是出国读书,还是外出旅游,它就像一个很好的伴侣。

盲盒就是在盒子中放置不同样式的玩偶,消费者凭借运气抽取,有时抽到重复的固定款,有时则抽到心仪款或者隐藏款。这种随机化的体验让不少年轻人感到新鲜刺激,选择“入坑”。

天猫2019年发布的《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》显示,手办超过潮鞋和电竞成为“95后”热度最高的爱好之一,过去一年在国内知名电商平台上,大约20万消费者在盲盒上的花费超过2万元人民币。跟踪玩具市场动向的头豹研究院数据显示,国内盲盒市场市值已超过25亿元人民币,2014年至2018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5.6%。

盲盒不仅成为一个经济现象,也反映了当下中国年轻人,特别是“95后”一代的心理和生活状态。

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韦文琦对记者表示,对学生和上班族来说,写一篇论文做一个项目往往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完成,盲盒的即时性能让消费者在当下就得到满足,“在物质丰富的时代,比起实用价值,年轻人更注重物品带给自己的情绪价值。”

一个盲盒的售价在49元到79元人民币不等,也有上百元的。不少玩家表示,花几十元获取一个小快乐挺值得的。

盲盒不仅是一个玩具,还是一种能够满足归属与爱等需求的媒介。特别是对于面临社交恐惧症等问题的年轻群体而言,盲盒不仅给予他们精神寄托,更带给他们认识朋友的机会。

韦文琦说,玩家们可以交换重复的盲盒,或者在二手市场买到盲盒,玩家们在自己的圈子谈论着共同的兴趣和话题,“在越来越宅的信息化时代,许多年轻人通过抽盲盒结识了许多志趣相投的朋友,在盲盒的圈子里面找到了归属感。”

对年轻人而言,盲盒更是承载了他们这代人的记忆。从过去装在方便面里的水浒卡片,到后来的福袋、扭蛋,甚至在电子游戏里抽游戏皮肤,各种类型的盲盒不仅伴随着他们的成长,也成为他们情感的寄托。

正如电影《阿甘正传》里所说:“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。”其实盲盒也像一盒巧克力,买家也不知道打开下一个盲盒会不会有自己想要的。

惊喜和期待的背后,“盲盒热”所带来的上瘾和赌博心理也在滋生畸形消费,不少盲盒爱好者每月花费不菲,正所谓“一入盲盒深似海,从此钱包是路人”。

对此专家建议,家长和老师应引导未成年人形成良好消费观,避免误入消费圈套。同时,监管部门应进一步规范盲盒经营模式,避免其畸形发展,给社会和青少年成长带来负面影响。

“对待烧钱的爱好,还是应当保持正确的消费观念。我们可以为快乐买单,但不该为冲动买单。”韦文琦说。